圣邦案例
“丈夫轧死妻子”索赔案中“第三者”与“车上人员”的认定
圣邦提示:自本所与大连电视台法治频道建立常年合作关系以来,已经有很多客户和朋友来电咨询各种法律疑问,我们在此表示感谢!对于您的疑惑我们通常会记录下来并安排资深律师予以解答,所以请务必留下您的有效联系方式。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将问题和答复在网站相关栏目上不定期予以刊登,请您留意查看。
友情提醒:我所法律咨询热线接听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上午8点半至下午5点(中午11:30分至下午1时为午休时间),如您需要在周六、周日或节假日到所咨询,须提前预约时间。我所主任现场接待日安排如下:每周为周五,接待地点为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办公室和会客室,问路电话分别为:0411-83769266、0411-83769277、0411-83769866、0411-83769660

“丈夫轧死妻子”索赔案中“第三者”与“车上人员”的认定

 

一、案情概述

201073日晚上9点多,在大连市金州区华北线13公里600米处,发生了一起惨烈的车祸。车祸发生的原因是,尹某驾驶辽BF902号轻型普通货车行驶过程中,由于疏忽大意,右侧前车门没关好,导致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妻子宋某(女)坠落至车外,被该车碾压而当场死亡。交警部门经过勘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尹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乘车人宋某无责任。该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三者险含不计免赔特约险,保险金额为20万元),保险期间至2011331日,事故发生时尚在保险期限内。事后,尹某拿着《保险单》找到投保的都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索赔。

令尹某万万没想到的是,保险公司认为,死者宋某属于车上人员,仅同意按座位险(车上人员责任险)赔偿1万元,其他不予赔付。对此,尹某认为,自己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责任险,就是为了风险发生后,能够得到相应的、足额的赔偿,保险公司只赔偿1万元,尹某无法接受。201012月,该交通事故案件中死亡人宋某的父亲、宋某与前夫所生的女儿吕某某、宋某与尹某所生的女儿及宋某丈夫尹某等四人作为原告,将都邦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先期索赔交强险11万元。在这起民事诉讼的过程中,2011317日,因尹某犯交通肇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

 

二、办案侧记

当前,在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中,有很多情形保险公司都不予理赔。比如,驾驶人醉酒驾驶、无证驾驶、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等等,国务院《交强险条例》第22条对此有明确规定。保险公司与投保人之间订立的保险合同也通常将这几种情形作为合同的一部分予以约定,一旦出现上述情形时,保险公司则会拒绝赔付,从而导致了投保人与保险人之间的赔偿争议越来越多。

接受这起案件委托以后,我们认真细致的分析了案情,本案虽不属于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等情形,保险公司也不是拒赔。但保险公司赔偿的标准和依据存在严重问题,这也是投保人尹某不能接受的原因之一。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我们得出本案诉讼须解决以下几个焦点问题:

第一、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死亡人宋某到底是“车上人员”还是“车下人员”(即“第三者”)?如果认定为“车上人员”,则应按相对应险种——车上人员责任险(即通常所说的“座位险”)予以理赔,只能获赔1万元;如果宋某能够被认定为“第三者”,则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限额内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予以赔偿。后者的赔偿额度要远远高于前者数倍。这是本案的关键之处。在机动车保险中,座位险和三者险之间的区别在于,座位险是专门保障车上乘客(包括驾驶员)的一个险种,投保通常是按照司机和乘客座位来确定每个座位的保额,所以称为座位险。投了座位险的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保险车辆车上人员遭受人身伤亡的,由保险人依照法律法规和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现实生活中很多车辆投保的座位险保额都在1万元左右(指乘客座位,驾驶员座位可能会高些)。而“三者险”既包括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又包括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这是一种典型的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保险法》第65条)。

第二、本案的诉讼主体问题。我们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及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中,死亡人宋某的父亲、与前夫所生的女儿吕某某、与现任丈夫尹某所生的女儿尹某某等3人作为原告提起诉讼,应无问题。问题是如何确定肇事人尹某的诉讼地位,他既是本次交通事故的肇事人、承担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也是其小女儿尹某某的法定代理人,还是死亡人宋某的近亲属(配偶)。在本案当中,他的身份非常特殊。他到底是作为原告还是作为被告?        

第三、原告的索赔项目中应否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相关规定,本案中尹某已经承担了交通肇事罪的刑事责任,则不存在民事诉讼中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问题。而且通过计算,死亡人宋某的近亲属虽然都是农村户口,但依照2010年的计算标准,其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三项加起来,就超过33万元(死亡赔偿金246340元、丧葬费2198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65930元,合计334254),而保险公司交强险和三者险的最高赔偿额总计为31万元(交强险死亡伤残最高限额为11万元,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为20万元)。故,也无必要再去考虑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问题。

 

三、代理意见

本案先后经过多次开庭审理,我们发表了如下代理意见:

(一)死亡人宋某应属于车下人员(第三者),而非车上人员。

 针对保险公司提出的、双方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五条  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的抗辩意见,我们认为,因机动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车辆之上,“车上人员”和车外“第三者”均系特定时空下的临时性身份,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判定本案死亡人是“车上人员”还是车外“第三者”,应根据死亡人在事故发生时所置身的位置,在车上就属于“车上人员”,在车外就属于车外“第三者”。但如果是受害人跌落车外摔死,不是被车辆撞死,则又当别论。我们注意到,本案中宋某跌落车外后,是被事故车辆碾压致死的。其死亡时不但在车下,而且被车辆碾压死亡,这与普通的车外行人(第三者)被碾压致死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涉案保险合同为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按照通常的理解和国际通行的保险理念,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是指订立保险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即保险人、被保险人以外所有的人。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旨在确保第三者因交通事故受到损害时能够从保险人处获取救济,以保护不特定的第三者的利益。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是射幸合同,保险人是否应当给付保险金,取决于合同成立后偶然事件即交通事故的发生。本案中,尹某驾车致其妻子死亡,此次交通事故的发生纯属偶然。尹某的妻子宋某作为涉案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和通常情况下与交通事故肇事者无直系血亲或其他亲属关系的第三者并无不同。

(二)原告均为受害人的近亲属,主体适格,享有诉权。

本案中,保险公司提出,其与投保人尹某具有保险合同关系,与尹某之外的原告无保险合同关系,故原告宋某某、吕某、尹某某均无权主张保险金。我们认为这一观点是错误的。理由是:

1、机动车所有人订立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后,被保险人发生交通事故需要承担的赔偿责任,因保险合同而发生转移,在保险合同约定的范围内,由保险公司承担对事故受害人无条件直接赔偿的义务。

2、根据《保险法》的有关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合同的约定,直接向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同时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也赋予赔偿权利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请求权,因而保险公司应依照法律的规定直接向赔偿权利人赔偿保险金。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

     三)是否先由肇事人尹某赔偿后,保险公司才能赔偿?

法庭上,保险公司抛出的另一个观点是,交强险的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当中应负的责任,而保险公司承担交强险责任的前提也应当是被保险车辆的驾驶人员向受害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在这个前提之下,才涉及到保险公司的理赔问题。对此,我们认为:

本案的案由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被告的上述说法没有任何的法律根据。目前,我国并没有哪部法律规定,必须先由被保险人赔偿完了之后,保险公司才能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恰恰相反,交强险具有法定性和强制性的特点,它作为一种责任保险,主要功能是对被保险机动车在使用过程中,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时,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进行赔偿。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48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道交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故,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可以直接向受害人予以赔偿。这也能够体现交通强制责任保险的立法宗旨。本案中,都邦保险公司的“被保险人先承担赔偿责任后,保险公司才能理赔”的观点属于曲解法律,是完全错误的。

不仅不是肇事人先赔,而应是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赔,也完全符合交强险的立法意旨。我们知道,发生交通事故后,受害人的损失无疑是由致害人赔偿,致害人承担的是侵权赔偿责任,归责原则一般是过错责任原则。但是,机动车一旦投保了交强险,无论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有无过错,只要被保险人应当承担责任,保险公司就要承担赔偿责任,其归责原则是无过错责任原则。根据《道交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只要被保险人不是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再按照法定规则赔偿。

 

四、办案随想

2011523日,一审法院作出裁定,以主体不适格为由,驳回了四名原告的起诉。四原告不服一审裁定,向大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20111016日,大连市中级法院经过开庭审理作出《民事裁定书》,认为四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保险公司履行交强险赔偿义务,应进行实体处理,原审裁定驳回四上诉人起诉不当。遂撤销一审法院的民事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审理。

201257日,一审法院经过审理,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保险金11万元。判决后,保险公司未上诉。

2012920日,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向三原告赔偿20万元。

本案的诉讼历程可谓一波三折。其中,有很多地方值得深入思考。

首先,律师要有独立的思维和判断案件发展方向的能力,在充分论证后,要坚持住自己的观点不动摇。在本案诉讼之初,曾经有观点认为,本案中宋某系因车门未关好而出车外死亡,事故发生的原因是车门未关好,如果车门关好了,其不至于坠出车外,进而被碾压致死。故,其仍应认定为本车上人员。尽管事故发生后,宋某坠出车厢,但不能否认某是“本车人员的事实。至于宋某已经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的说法,在本案中根本不能成立,并不是本车人员下车之后就可以发生转化。对此,我们坚持认为,在事故发生这一时间点上,宋某已经与被保险车辆发生了分离,是在车下和车外的“第三者”。一审判决最终采纳了我们的这一意见,在判决书的“本院认为”中写道,“事故发生时,无论宋某是被动地从涉案保险车辆上‘甩出’还是主动从该车上离开,宋某被车辆碾压致死前,其尚是活体且已不在涉案保险车辆之上。在宋某尚是活体且在涉案保险车辆之下的情况下,又被涉案车辆碾压致死,宋某的身份已由原来的‘车上人员’实际转化为交强险条例中的‘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第三者’”。

其次,作为一名执业律师,必须吃透案情,始终以案件的事实为依据,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如果说案件的胜诉有赖于律师个人的谋略和技巧,那么最大的技巧就是,在掌握法条原意的基础上,把对法律条文的灵活理解和娴熟运用与案件中的每一个事实紧密结合起来。本案当中,涉及到《道路交通事故安全法》、《保险法》、《侵权责任法》、《交强险条例》、《人损解释》、《民事诉讼法》等等。我们非常注重对案件事实的把握,当保险公司代理人认为,死亡人宋某系车上人员,已经被《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认定时,我们指出:交警部门作出的是事故责任的认定,而不可能作出“是车上人员、还是车下人员”的认定,这不是交警的职责。被告把自己的说法(即死亡人宋某是车上人员)强加在交警的头上,主要是想逃避自己的赔偿责任。其说法缺乏事实根据,不能成立。

再次,律师应直面困难。本案原本是一起并不复杂的索赔案件,由于保险公司的拒赔,导致了本案的诉讼;由于本案的诉讼,导致我们经历了“一审法院裁定驳回、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一审法院继续审理”等程序,使得本案的时间不断延长,使原告们迟迟得不到赔偿,这不能不说是保险行业的悲哀。透过本案的诉讼之路,我们不难发现,在“保险容易理赔难”的现实面前,代理律师应当不畏艰辛,直面困难,具备“将官司打到底,不信春风唤不回”的勇气。虽然迟到的正义非正义,但总比没有好。

最后,一定要抓住案件中的关键点。打蛇要打七寸,优秀的律师既要视野开阔,能在重重迷雾中准确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又要办事干练,能在关键的时刻果断出击,解决所面临的复杂问题。从表面上看,本案似乎只是一件简单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但从一开始就显得疑点重重,争论不断。但千变万化,不离其综。本案的关键就是正确界定死亡人宋某究竟是车上人员还是第三者?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此外,通过认真仔细的分析,在牢牢把握关键点的同时,我们凭借丰富的执业经验和敏锐的洞察力,在原被告双方的激烈交锋中,快速发现本案中存在的其他问题。如,保险公司应否与肇事人一起列为共同被告的问题,在原告众多的情况下、交强险赔偿金是否在诉讼时就应分清各自份额的问题,是否先应当由肇事人先予赔偿后、保险公司才能赔偿的问题,诉讼费的承担问题,等等。针对存在的种种问题,一一找出应对措施。

 

作者简介:张荣君,律师、经济师,1969918日出生,中共党员,现为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大连市律师协会民商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金融保险专业委员会委员,具备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娴熟的法庭诉辩技巧

张荣君律师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专注于刑事辩护、建筑房地产、金融保险、著作权、劳动争议、婚姻家庭及各类侵权纠纷等诉讼法律事务,担任中房集团大连房地产有限公司、大连民益金典房地产有限公司及金融机构等多家企事业单位法律顾问,同时对商务谈判、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与规划等非诉业务有一定研究。

 

 

 

 

返回列表 >>  
友情链接
| 主任介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新开路82号九邦大厦2208-2201室
电话:0411-83769266   0411-83769277   0411-83769866   0411-83769660 传真:0411-83769660
邮箱:shengbanglawyer@126.com 辽ICP备12001937号-1 您是本站第 835100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