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邦案例
一起近200万元工程款结算纠纷案胜诉的启示
圣邦提示:自本所与大连电视台法治频道建立常年合作关系以来,已经有很多客户和朋友来电咨询各种法律疑问,我们在此表示感谢!对于您的疑惑我们通常会记录下来并安排资深律师予以解答,所以请务必留下您的有效联系方式。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将问题和答复在网站相关栏目上不定期予以刊登,请您留意查看。
友情提醒:我所法律咨询热线接听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上午8点半至下午5点(中午11:30分至下午1时为午休时间),如您需要在周六、周日或节假日到所咨询,须提前预约时间。我所主任现场接待日安排如下:每周为周五,接待地点为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办公室和会客室,问路电话分别为:0411-83769266、0411-83769277、0411-83769866、0411-83769660

一起近200万元工程款结算纠纷案胜诉的启示

原创文章    发表时间:2011-12-17 18:20:24   浏览次数:104次

核心提示工程发包方——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项目部称只应按中标价84.49万元支付全部工程款,本律师代理的承包方——上海中建八局有限责任公司大连分公司称应按照202万元支付剩余工程款。双方为此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交锋和数次辩论。一审法院经过四次开庭审理,判决我方获赔190多万元。二审法院基本维持原判    

 

【基本案情】

 口头增加项目,导致中标公司多次垫款施工
      2009年3月24日,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大连项目部(以下称“大庆项目部”)将位于我市星海湾附近的中山路南侧一招待所三层楼房整体装修改造工程,经过公开招标,发包给上海中建八局装饰有限责任公司大连分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建筑公司”)施工。在投标过程中,大连建筑公司交纳了15万元保证金,并以人民币84.49万元所提交的《投标书》中标。大庆项目部于2009年4月1日向建筑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但双方没有签订书面的工程施工合同,为日后核定工程量、结算工程款等埋下了隐患。
    在大连建筑公司进入工地现场施工后,大庆项目部分别在2009年4月8日、5月14日分两笔预付工程进度款60万元。在施工过程中,大庆项目部又口头通知建筑公司在中标项目以外增加了二层楼原男女卫生间地面钢筋混凝土拆除、沐浴间新开门洞、二层楼西侧原男卫生间南墙砸除等大量工程。双方及项目部委托的监理公司对施工的工程量进行了签字确认。期间,由于大庆项目部未及时拨付相应工程款,导致大连建筑公司多次垫款施工。 
    2009年6月18日,在工程未完工的情况下,大庆项目部突然要求建筑公司人员停止施工,全部撤出工地。就这样,在双方签订《现场交接协议》后,大连建筑公司将已完工部分的工程向大庆项目部予以交付,随后撤离了施工现场。接下来,建筑公司派人多次催要已完工部分的工程款,大庆项目部答复只按照中标价84.49万元来结算,同时找各种借口拖延支付。
    

【律师代理】

追讨工程款上法庭,验收问题成焦点
    多次催讨未果后,大连建筑公司于2009年9月聘请张荣君将大庆项目部(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工商分局登记注册)、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接受委托、管理该工程的另外一家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连带支付拖欠的工程款170万元、返还招投标保证金15万元、支付工程款以外留用的装修材料款17万余元,共计202万多元。
    法院从去年(2009年)9月24日受理此案后,一直到今年的(2010年)7月13日,曾先后4次开庭审理。法庭上,大庆项目部等三被告共同喊冤叫屈,辩称,直到目前为止该工程仍未进行验收,工程质量是否合格不确定,因此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三被告不具备支付工程款的前提条件。且因原告大连建筑公司拒不履行验收程序,导致被告大庆项目部至今不能使用该工程,给其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因此不但不同意向大连建筑公司支付余下的工程款,还将保留对大连建筑公司给其造成巨大损失的诉权。
    对此,本律师认为,三被告的说法均不成立。根据最高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工程虽然没有进行验收,但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之日为竣工日期。本案从双方签订的《现场交接协议书》来看,双方已经将案涉工程在2009年6月17日16点交接完毕,6月19日17点大连建筑公司人员全部撤离施工现场。同时《交接协议》中进一步注明—— “建筑公司人员全部撤离后,由大庆项目部自行看守管理”。 故,该工程已经在上述两个时间节点上转移给了大庆项目部占有和保管。三被告当庭提出该工程质量有问题,应当提供工程质量有问题的证据,并应当提出反诉或另案起诉,而不是抗辩。因为涉案工程交付后已由三被告自行保管和掌控,即使存在质量问题,也无法确定是由原告大连建筑公司造成的。最重要的是,原告大连建筑公司是按照大庆项目部的要求撤离施工现场的,如果被告认为原告已完工部分存在质量问题,被告完全可以不接收,而是要求原告验收完毕再予以接收。
    2010年1月28日,在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时,法庭上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大庆项目部代理人突然当庭拿出一份2009年6月20日大连某监理公司作出的、通知原告建筑公司进行工程验收的《监理工程师通知单》,用以证明涉案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并称,由于之前找不到原告,现在当庭送达。
经过仔细核查该证据,本律师当庭指出,大连建筑公司从未见过、也未收到过这份《通知单》。这份通知既然是监理公司作出的,就应当由监理公司直接向原告送达,而不应由大庆项目部转交;至于被告大庆项目部说监理公司找不到原告明显缺乏事实根据,因为原告大庆建筑公司是经工商局合法注册的企业,每天都处于正常经营状态,有自己的经营场所和人员,不存在送达不到的问题。
    法庭上还对原告大连建筑公司起诉的15万元保证金应否返还,展开了激烈辩论。被告大庆项目部认为,因建筑公司未将该工程施工完毕,故保证金不能返还。本律师则表示,这15万元是招投标阶段的保证金,不是工程质量的保证金。该款应当在原告大连建筑公司中标后,被告就应当及时返还。双方签署的《现场交接协议》也载明:在一星期内连带招投标保证金15万元由天津项目部一次性结清。
   

【造价鉴定】

工程欠款成谜,主审法官2次到现场勘察
    鉴于双方在工程量、工程价款方面存在重大分歧,在法院第三次开庭后,张荣君律师向法庭递交了《造价鉴定申请书》,要求法庭委托权威机构对建筑公司已完成部分工程量的价款及对方留用的库存材料款予以司法鉴定。但被告大庆项目部同时要求鉴定机构对该工程未完成部分作出鉴定。法院综合双方意见后,按照法定程序,以摇号方式选取大连宝业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为鉴定机构。
    今年4月和5月份,工程鉴定人员随同主审法官、双方当事人先后2次来到位于大连市化物所附近的工程现场,对原告大连建筑公司施工的采暖给排水部分、拆除工程、电气部分、钢结构、玻璃幕、屋面外墙等项目进行了详细的现场勘察。大连宝业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在2010年6月18日出具《鉴定报告》,结论为:对原告建筑公司在此项工程中所完成的总工程量价款为219万余元、被告留用原告的库存材料价值为16.37万元。关于被告大庆项目部提出的,对该工程未完工部分作出鉴定的要求,鉴定机构明确表示无法鉴定。
    对此,被告大庆项目部认为该鉴定报告没有完成委托鉴定事项,不应被法庭采信。本律师指出,选取鉴定机构时是在双方代理人都在场的情况下共同选定的,而且是被告方大庆项目部代理人扔的球,程序合法。呈送法庭的《鉴定报告》是由鉴定公司依法作出的,数据真实、有效,并不是不对“未完成工程量”进行鉴定,而是无法鉴定,不存在“没有完成委托鉴定事项”的情形。同时本律师认为鉴定公司既然对已经完成部分工程量的价款作出了鉴定,就没有必要再对未完成部分的工程量予以鉴定。未完成部分已被天津项目部接收,不属于本案诉争标的。
   

【一审判决】

接收该工程,视为已验收
法庭采纳了本律师的辩论意见及司法鉴定结论,在2010年10月9日作出一审判决,扣除大庆集团项目部已经给付原告大连建筑公司的工程款60万元后,其还应支付工程款1591436元、招投标保证金15万元、留用的材料款163695元,合计190.5万元。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案件受理费2.3万元、鉴定费4.2万元由大庆项目部、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予以负担。至此,这起从2009年4月1大连建筑公司中标之日起计算,时间达一年半之久的工程款结算纠纷案暂时落下帷幕。
大庆项目部不服一审判决,更换了代理律师,向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下来后,上诉人才知道这个案件,所有一审委托手续、印章都是假的,一审的全部诉讼活动没有任何上诉人的授权。
   

【二审判决】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上诉人主张其一审代理人的委托手续是假的,其仅以二审委托手续上的印鉴难以证明其该项主张的成立。即使二者有所不同,也只能证明这一客观事实的存在,不能排除上诉人具有多个印章的可能性,更不能据此而当然地确认一审委托手续为虚假。尤其是上诉人在已知相关行为人的情况下,并未采取任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责任,与常理严重相悖。因此,上诉人对其该项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上诉人否认其一审代理律师的诉讼代理行为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纳。最终,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招投标保证金15万元和留用材料款163695元;一审法院对大庆集团项目部应支付工程款1591436元计算有误,二审法院变更为1427741元;同时二审法院将一审法院的“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的判决,变更为“原审被告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诉人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项目部就上述款项不足清偿部分承担清偿责任。
  

【办案启示】

 业主和承包人必须全方位用好法律赋予的权利,认真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至关重要。
   

提示一: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269条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和施工,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的合同。此类合同的主体主要包括发包人和承包人。发包人一般为建设工程的建设单位,即投资建设该项工程的单位,通常也称作“业主”或“甲方”;承包人,即具体实施建设工程施工的单位,包括对建设工程实行总承包的单位和承包分包工程的单位。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客体是工程,是指土木建筑工程(土建)和建筑业范围内的线路、管道、设备安装工程的新建、改建、扩建及大型的建筑装修装饰活动,主要包括房屋、铁路、公路、机场、港口、桥梁、矿井、水库、电站、通讯线路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内容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
   

提示二: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要式性。
    根据《合同法》第270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法律之所以对建设工程合同的形式作如此规定,既是国家对基本建设进行监督管理的需要,也是由建设工程合同履行的特点所决定的。建设工程往往涉及国家基本建设和国家固定资产投资计划,对国计民生具有重大影响,且建设工程具有建设周期长、质量要求高的特点,所以,必须对施工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作出具体明确的约定,才能保证合同能够顺利的履行,保证合同双方实现合同目的,进而保证国家基本建设和投资计划的实现。
    本案中的装修改造工程由于未签订书面的施工合同,对双方当事人都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首先是原告大连建筑公司无法追讨被告大庆项目部拖欠工程款的违约责任;其次,发包人大庆项目部对大连建筑公司完成的工程量如何确认、工程款如何结算、存在质量问题如何处理等等,都是一本糊涂账。因为合同都没有约定,只能根据现场签证单和其他证据予以确定,也给法院查明本案事实增加了难度。
   

提示三:未签订书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的施工行为是否无效?
    如前所述,《合同法》第270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该条是关于建设工程合同形式的规定。根据该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除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达成一致外,还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那么,未签订书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的施工行为是否就无效呢?答案是否定的。
《合同法》第36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第37条规定: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在签字或者盖章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人民法院能够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对合同欠缺的前款规定以外的其他内容,当事人达不成协议的,人民法院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等有关规定予以确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未以书面形式或者口头形式订立合同,但从双方从事的民事行为能够推定双方有订立合同意愿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是以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中的“其他形式”订立的合同。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上述4个条文分别是对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而未采用的合同如何成立的规定及对没有签字或者盖章的合同书如何成立的规定。当事人在未采用书面形式之前, 一般应当推定合同不成立。但是,我们认为,形式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在于当事人之间是否真正存在一个合同。如果合同已经得到履行,即使没有以规定或约定的书面形式订立,合同也应当是成立的。如果合同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就是有效的。同样,合同双方当事人的签字盖章也只是形式问题,实质上应当追求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如果一个以合同书形式订立的合同已经履行,而仅仅是没有签字盖章,就认定合同不成立或无效,则违背了当事人的真实意思。
    根据契约自由的原则,本着对当事人意志的尊重和市场流动有效性的保护,对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口头合同,只要其基本内容可以得到证据证实且不违背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如合同一方已经履行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另一方对履约方的履约行为予以接受或虽拒绝接受但并无合理依据时,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根据《合同法》第36、3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确认合同的效力。如果过分拘泥于形式要件而认定该类合同无效,必然使《合同法》第36、37条虚置。另外,《合同法》第270条在性质上不是效力性规范,而是倡导性规范,该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采用书面形式仅具有证据法上的意义。还应指出,要注意法律条文当中“应当”和“必须”两词的重要区别,“应当”具有引导、劝导的价值取向,并未绝对排除行为人采取“应当”内容以外的其他选择的合法性,其强制性是有限的;“必须”则为“只能作此选择,非此即属违规”,它排除了当事人作其他选择的合法性,具有明显的强制性价值取向。
   

提示四:关于“接收工程是否等于使用和验收”?
    本案中被告大庆项目部接收了该工程,是否就应认定其已经使用和验收?本律师认为,严格来讲,接收不等于使用,只能视为该工程已完工部分的保管责任及毁损、灭失的风险已转移给发包人大庆项目部,原告大连建筑公司并不能因此而免除其应承担的质量责任。但是应注意到,本案中,大庆项目部如果提出接收部分存在质量问题,则其应当提供相应的、充分的证据来证明,否则其抗辩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本案一审案号:(2009)沙民初字第4990号
    二审案号:(2011)大民二终字第116号        案例编写人:张荣君律师

返回列表 >>  
友情链接
| 主任介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新开路82号九邦大厦2208-2201室
电话:0411-83769266   0411-83769277   0411-83769866   0411-83769660 传真:0411-83769660
邮箱:shengbanglawyer@126.com 辽ICP备12001937号-1 您是本站第 818521 位访问者